怎样建设先行示范区?深圳原副市长唐杰:创新
2019-11-24 16:54
分享:

  原标题:怎样建设先行示范区?深圳原副市长唐杰:创新是核心,提升科学含量很重要,更有五大路径

  今年8月,建设“先行示范区”的重大任务花落深圳,成为深圳新的特殊使命。如何抓住这一重大历史机遇,再度实现跨越式发展,备受各界关注。

  10月22日,由资本市场学院、深圳证监局联合举办资本市场学院系列党课在资本市场学院召开。深圳市原副市长、哈工大(深圳)经管学院教授唐杰在会上表示,从深圳发展情况来看,产业空间迁徙,是永远不会结束的腾笼换鸟,而创新是高质量增长的核心。深圳正在成长为全球产业技术创新中心。

  对于如何创建先进示范区,唐杰认为,主要有五大路径。其中,提升经济发展的科学含量,不仅是深圳,更是中国经济发展实现从跟跑走向并跑到领跑重要因素。目前来看,香港深圳产业创新国际领先,但科学发现能力需要急起直追。

  “一个在基础科学新知识方面依赖于他人的国家,工业发展速度将减缓,并在国际贸易竞争中处于劣势”。这是布什(Bush .Vannevar,1945)在《科学:永无止境的前沿》中说的。

  唐杰表示,深圳经历了沧海桑田的40年,产业开始不断由低向高升级,目前已经成长为全球产业技术创新中心。科技革命正在改变我们对产业链的认知,而且技术传播速度越来越快。从深圳来看,创新是高质量增长的核心。

  “第一,新科技革命时代,认知技能禀赋高的城市工资水平高,产业扩张快;第二,创新人才向大城市集中;第三,创新产业向大城市聚集;第四,大规模制造非创新制造向中小城市集中;第五,产业性质决定了聚集效应的差别;第六,VC与创新集中度相关。这六大原因决定了深圳未来将向创新中心演化。”唐杰说。

  进入工业4.0时代,AI对产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以中国深圳为基地的富士集团为例,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装配企业,在富士康集团将机器人引入生产线后,富士康集团雇用的劳动力降低了30%;2017 年阿迪达斯公司使用 3D 打印技术在德国的安斯巴赫和亚特兰大建立了两家专门制鞋的“速度工厂”,越南相应减少了 1000 多工作岗位;蚂蚁金融服务集团则使用大数据而非雇佣数千名信贷员或者律师对贷款协议进行评估。

  “如果机器人的成本比现有的制造业流程更低,那么,企业更倾向于将生产迁往更接近消费者市场的地方。”唐杰说。

  唐杰认为,可以从六个方面可持续的提升城市的创新活力和升级能力。一是科学发现与核心专利相互推动,带动城市创新能力不断提升;二是创业带动创业,相互溢出,构成了创新集群;三是形成合理的企业分工创新动态;四是城市地位演化的核心是产业随着创新移动;五是,互联网改变了企业成长生态也改变了城市成长轨迹;六是数字革命改变政府行为方式:局部-全局,行政-制度 ,稳定-风险,公平-效率。

  对于深圳如何建设“先行示范区”呢?唐杰认为有五大路径,第一,改革开放使创新成为深圳鲜明城市特征;第二,高质量且公平的交易成为政府公共政策的核心;第三,新改革目标全面提升深圳经济发展的科学含量;第四,努力探索建立与新技术革命要求相适应的新型监管体系;第五,增强转型自觉,把握决心力度与分步走的平衡。

  其中,提升经济发展的科学含量,不仅是深圳,更是中国经济发展实现从跟跑走向并跑到领跑重要因素。唐杰认为,应改变传统的市场与政府关系,推动大学与产业结合。人力资本、科研成果能够市场化,产业发展才能科学化。

  “有两大因素对健康的创新生态系统而言至关重要。第一,优先为合适的行业选择合适的大学。大学的聚集效应因行业而异。第二,承认健康的创新生态环境需要有利的环境。”唐杰说。

  数据显示,科学论文数量上,香港深圳仅排在全国第七,与北京、上海、南京等有不小差距。唐杰认为,香港深圳产业创新国际领先,但科学发现能力需要急起直追。

  “自动化和创新基本上是某一单项技术突破(比如互联网的出现)出人意料的副产品。如果公共监管政策限制创新活动,那么就业数量就有可能降低。在一个具有良好商业环境的国家中,初创企业更加活跃,创造的就业机会也更多。墨西哥在简化了企业登记程序后,新企业的数量增加了 5%,薪资就业增加了 2.2%。更高的创业成本也可能导致总量生产率的降低:在缺乏竞争环境中,市场上已经存在的企业无论其生产力水平如何,都将继续存在下去。”唐杰说。